Airfriend   关注
写了44 篇文章 共计78387字,拥有2位粉丝。
作者
写作冲动绑架了我

  

  01

  车子驶向了平地,从底座传来的震动感变得比刚才小了许多。外面一片寂静,只听得到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以及发动机的嗡嗡轰鸣声。双眼被黑布蒙住,手脚也被胶带绑住了。奇怪的是,嘴巴竟没有被布条封住。既然不用布条封住我的嘴巴,就说明这一带杳无人烟,即使我大声呼喊也没人会注意到吧。

  

  “大声呼喊只会浪费体力,不如就乖乖呆在这里,不要乱动。”——总觉得,那个把我带上车的人是想给我传达这样的意思。

  

  上车之前的事不知为何被我统统忘记了,只觉得喉咙像被火烧一般干渴,现在究竟是早上还是晚上,我也分不清楚,更不知道是谁把我绑上了车。

  

  ”喂,我好渴啊……“

  

  试着传达出自己的感受,期待中的回应却没有响起。

  

  对哦……绑架犯是没有义务回应受害者的抱怨的。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心想现在还是先保存体力比较好。车内好像开着暖气,这让我体内的水分以更快的速度蒸发了出去。灼烧感从喉咙开始向下延伸,这感觉烧得我心慌。

  

  我开始迫切地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绑架我的人是谁,以及他的目的。这些疑惑的答案对我来说就像水一样,我急切地想要得到它们。可是不论我以怎样的形式发问,哀求也好,恐吓也好,怒骂也好,祈求也好,那个绑架犯连哼都没哼一声。

  

  这让我怀疑他可能是个聋子,或者听不懂我的语言。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没人会对一个不断发出噪声的“乘客”无动于衷的。

  

  我终于感到精疲力尽,停止了无意义的嘶吼,也不再扭动身体做无谓的挣扎。

  

  我又回到了刚才的状态,感受着从底座传来的震动,在不知昼夜的情况下忍受干渴、焦虑所带来的身心压力。此时我感到疲惫万分,睡意袭来,一些从潜意识浮上来的影像开始在我脑中拼凑成“梦境”。但这只是浅睡状态,我还能模模糊糊地意识到现实的存在:我在一辆车子的后座,被一个混蛋给绑架了……

  

  就在我的意识快要陷入更深的黑暗时,底座传来的震动消失了,车门被很粗暴地打开,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从车里拖了出来,扔到地上。我感到有什么东西扎进了皮肤,听到“喳喳”的脚步声后,我猜想自己可能躺在铺满碎石子的地上。

  

  我彻底清醒了过来,睁开被蒙在黑布下的眼睛,想努力从缝隙中窥视外面的情况,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毫无疑问,现在是晚上。

  

  我感觉到双脚被抬了起来,脚脖子被两只粗大的手给抓住,那抓住我的人开始拖着我往前走。我慌忙抬起头,因为碎石的摩擦力太大,像这样整个人头朝地倒过来拖行的话,脸上的皮肤一定会被磨破。可是我的脖颈并没有多少肌肉,只是抬起一会儿就觉得很费力,因此我只能尽可能地让后脑勺跟地面接触。不一会儿就感到后面的头发被又湿又黏的液体浸湿,肯定是被碎石块扎破头皮了吧。虽然感到疼痛,却再也不想抬起头来躲避摩擦,疲惫感已经让我对痛觉的反应变得迟钝。

  

  我想起曾经看过的希腊神话,其中有一段描述了一个残酷不仁的神将败给自己的对手的尸体绑在马车后面,拖着他绕行角斗场的场景。我不禁想到,要是我变成尸体该多好,那样至少不会感受到这份痛苦了。

  

  被拖行了一段后,他终于松了手。原本以为总算得到了解放,身体却马上向左边倾斜,接着我开始像轮胎一样翻滚起来——朝着左边的斜坡。

  

  早知这样还不如被他拖着走比较好!

  

  我本能地发出惊恐的叫声,但滚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惊叫的结果是我的嘴里塞满了泥土。不仅是土,也许还有某种锋利的东西进到了嘴里,我一舔到那冰凉坚硬的东西就吐了出来,与此同时,脸颊,脖子,手臂……都被混在泥土中的什么东西扎到。说不定是玻璃碎片,混合着某种植物的刺……不知道这土里都埋了些什么。

  

  疯狂的加速度后,我的身体停止了滚动,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吗?不……大概是已经滚落到了坑底。

  

  一股锈铁的味道在我的口中扩散开来,我将这恶心的味道吐了出来,然后意识到是自己的血。舌头好像破了,不知道是不小心被自己咬破的还是被玻璃碎渣割破了,总之不断有血从里面渗出来。

  

  身体各部位传来不同的痛感:刺痛,钝痛,酸痛感在我的身体上此起彼伏地跳跃着。

  02

  我一直不知道写作冲动要将我引向何处。它戴着黑色的面具,所以我不知道它是哪种情感的伪装,也许是拖延,也许是逃避,也许是不安感。它会在许多情况下现身,我实在无法忍受它的任性——在我有一堆正事要做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像是开着车的绑架犯,我总是被粗暴地打晕,然后被带上车,在不知道目的地和时间的情况下远离现实的家。另一些情况下,它藏在迎面吹来的风中,在季节变化时现身,像个出现在车站的少女,只露一面就马上隐没在人群中,就像被我庞大的无意识所吞食,变得无影无踪,却在离开后留下让我无法马上忘记的强烈印象。

  但是我已经受不了这种没有目的的行为了。我有一大堆借口能够把“写作”这件事捧上天,它比游戏好,它比喝酒好,它比吸毒好,它比迷失在网络的信息潮里要好。但是它不能赚钱,它不能让我得到学分,它不能让我变得更优秀。因为断断续续的、情绪化的写作无法产出任何理性所认可的事。

  我们的理性是功利主义的化身,功利主义是我们生存的基础,对功利主义嗤之以鼻的那些人,最终也还是要回到工作-吃饭-养家的循环中。

  回到我前面所说的,“写作”被我用一大堆借口捧上了天,就好像它是现代人的娱乐方式中更高尚的那一种一样。可是它跟吸毒、喝酒、上网、电玩又有什么区别?也许它并没有带来很大的生理上的副作用(除非熬夜写作),但我对它的依赖程度,上瘾程度早就已经超过了以上这些看似有害的东西。

  依赖并不要紧,要紧的是那份犹豫,在被写作冲动拖走前的那份痛苦挣扎。

  ——浪费时间,生产无意义的垃圾。

  ——可是不得不做,不然今晚就睡不成觉了。

  可是它与我的人生目标有关吗?我的目标不是要当老师吗?写作不会让我成为老师,也不会让我成为作家。因为我只凭心情而写,是心情,不是辛勤,也不是热情。

  但到底是写作影响了我的心情,而是我的心情产生了写作冲动呢?我已经过了有大把时间来纠结于这些无意义的问题的年纪。我连看动画都觉得是浪费时间。综艺节目,微博朋友圈,电视连续剧,日剧美剧,电影小说,没有一个被我选来当作经常性的娱乐。我的人生是一台跑步机,我不能停下来去沉浸在那些浪费时间的行为里,不然我会被跑步机摔下来的。我不管终点是什么,但我只在意自己有没有在跑,即使这种跑没有目的只有紧迫感。

  但是一直在跑步机上跑,也只是凭着MY PACE的感觉去捕风而已。我没有跟别人站在一条跑道上,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马拉松的起点和终点,即使假装跟别人站在一起,我也从不考虑如何超过别人。不可思议的是,不考虑超过别人的原因是我自认为自己已经站在顶端,不需要超越任何人。因为我连起点都是跟那群家伙不一样的。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这种奇怪的思维方式,而且有着这种思维方式的我,竟然从小到大都没成为过欺凌的中心。是我隐藏得太好,还是表现得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其他人都默认为“啊,你确实是个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家伙”,所以就这样承认了呢?

  

  

  

  

  

  

  

  

举报文章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相同文集文章

序人们如何定义"美"呢?在我看来,这是个相当具有主观性的概念,有时候,它甚至会显得有些狭隘——这通常是在外人看来,所谓当局者迷。在某一个时间段,"美"跟荷尔蒙息息相关。这里需要说明的是
女子写生

这天轮到前辈值班,我问她晚饭想吃什么,我帮她带回来。前辈说晚饭想吃中餐馆的“酸辣粉”(其实是榨菜肉丝粉丝),于是我出了门。一种不知名的自我满足感在胸中逐渐膨胀,我好像很喜欢帮前辈干这些跑腿
聪明的朋友

突然感到了恐惧,不知道自己能否达成一件事,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意义的恐惧。这种感觉不能被人理解。评判者的声音冲垮心中的堤坝涌了上来。想起了不安的事而停下
写作中

如果不是在一个没有人的封闭空间,我就什么都写不出来。当然,旅游的时候是不会有这种空间的。旅馆一般都是双人间,不会有什么私人空间。另外
写作状态

  今天照常去学校上课,下午5:00到7:45的两节课,最后一节课稍微有点拖堂,从教学楼出来时差不多8:00了
迷路与被害妄想症

考试的压力不是来自于考试本身,而是来自于他人。「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不能做到?」这个句式从中学时代开始被灌输进学生的耳朵里,脑子里,心灵里。从我的中学开始,到我现在所认
个体意识

這個世界是文字虛構而成的,這個世界本身就是謊言。大家對此沒有任何不滿,只是一天又一天普通地活著。我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沒有願望,也沒有希望,空虛地走向那盡頭的絕望。每個人都在自
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