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friend   关注
写了43 篇文章 共计76137字,拥有2位粉丝。
作者
竹刀与我的恐惧

不知道夏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炎热了,刚从家走到体育馆,衣服就基本被汗水浸湿了。湿热的空气总是会令人没有干劲,但那时的我,即使满头大汗也完全不这么觉得。上了体育馆二楼往右走就是练习室,高高的天花板跟铺在地上的两块白色垫子,这是被用来当作跆拳道、柔道和剑道的教室。先把竹刀放在刀架上,然后到卫生间换衣服。把本来的短袖短裤换成剑道服,这种衣服有很厚的布料,要是练习完后不洗干净,还有可能变硬,裤子的面料倒是很柔软的,只不过在腰的前后部分有两块硬板。教室里的风扇不怎么有效果,这种打扮让我汗如雨下,尽管如此,我还是每次都早早地来,早早换上剑道服在教室等着老师。在我的记忆中,剑道的教室总是光线昏暗的,这并不是因为教室没开灯,而是因为那时我的视力有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戴上眼镜就可以马上解决,那时的孩子十个中总会有两三个是近视,是很正常的事,但我却一直无法理解这一点,并把这件事当成一件令人恐惧的秘密保守了许多年。不知道是不是教育的问题,从小学到初中,家长老师对近视这件事都有着近乎恐慌的反应,看到其他近视的小孩的遭遇,我就更不敢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了。所以,在家长看来,我只是突然变得不爱出门,性格恶劣,或者说沉迷于一个人的活动。本来,我是肯定不会出现在体育馆这种地方的,因为我的体育很差,我很讨厌任何形式的体育运动。可是暑假开始的时候,妈妈竟然逼着我参加什么兴趣班。我对兴趣班这类东西是很反感的,不管是绘画、书法、钢琴、舞蹈,还是羽毛球、篮球、网球,我就是讨厌课堂以外的教学。但是迫于无奈,我被带去了体育馆,在观看了跆拳道和柔道的试讲后,我觉得这里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因为这两种运动的教练又凶悍又没礼貌,要是参加这种兴趣班我肯定受不了。但我还是呆到了最后,看到了剑道的试讲。老师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声音洪亮却很温和。不过拿起剑的时候,他就像换了一副面孔,身手也变得敏捷迅速,像是一个要跟人决斗的剑客。看到他挥剑的样子,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正逐渐进入我的内心。后来我把那进入我内心的东西称为“勇气”,我试着不再逃避让我恐慌的现实。虽然不能马上表现出这种勇气,但每次挥动竹刀,我都会感到自己不再害怕,也不再焦虑。即使不练习竹刀,只是练习静坐,我也能感到内心平静,这也是另一种“勇气”。暑假结束的时候,我终于对妈妈说,我也许应该戴个眼镜。在说出这句话之前,我做了多少恐怖的想象、克服了多少近乎病态的恐惧心理,即使描述出来,也只会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甚至感到好笑。但那大概是我有记忆以来所直面并且克服的第一个恐惧。也许这种恐惧在许多年后还是没有消失,有些东西不是说没有就能马上没有的,这就像是战争一样,完全消灭某个国家是很难的,许多时候我还是得跟各种奇怪的恐惧感作斗争。不过,即使不能赢,我还是会挥动“勇气”的竹刀。

举报文章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相同文集文章

此文集没有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