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炜 4天前

最近几年,一直在写实用型的文章,很少写评论型文章。最近打算天天更新博客了,那么需要让博客人气火爆起来,于是我就用以前的技巧写了前天那篇评论,果然火爆,评论打破了我博
王通是如何让文章像病毒一样传播
Airfriend 5天前

  今天照常去学校上课,下午5:00到7:45的两节课,最后一节课稍微有点拖堂,从教学楼出来时差不多8:00了
迷路与被害妄想症
Airfriend 1周前

卡尔发现这个地下室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是在听不到远处的炮声了之后。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卡
鸟之歌 Episode1
Airfriend 1周前

“食物就只有这些了。”卡尔放在桌上的,是两个玉米罐头和半袋麦片。他一早起来就跟埃莉诺一起搜索了整个地下室,这里有一张床,一个储物柜和一张桌子。虽然有可以保暖的旧衣服和被子,但这里一
鸟之歌 Episode 2

秋,凄凉的秋,总让人孤独的秋秋,一阵轻风轻拂,树枝微摇。风,带走了树上的最后一片孤独的叶
秋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色彩。每天,都有猜不到的安排。今天的我,永远猜不到明日的光亮;明天的我,永远回不去今日的时海。每一天,都崭新无比,每一天,都焕发神采
新生
第五 1月前

如题所说,能够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翻几页书,真的是一种人生享受。也许仅仅需要十几分钟,但很多人都没办法从自己的一天时间里挤出那么十几分钟时间。那么好好看看下面这个大咖是如何从读书中
伍迪·艾伦:坐下来翻几页书,是一种享受
寒梅 1月前

汶川地震遗址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客车接近汶川,沿途都能见到地震的痕迹。山坡上有泥石流的滑痕,老公路上到处都被大大小小的石沙堵塞着。断桥下的水被泥沙阻断成了
坚强的人们
寒梅 1月前

当我们驻扎在羌寨时已是下午5点多钟了。寨子坐落在茂县凤仪镇,寨子大门的木桩上有一个大羊头,羊是羌族人民所喜爱的吉祥物。一块大石刻着“坪
羌寨风情
寒梅 1月前

九寨沟位于四川省岷江上游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是我国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也属世界自然遗产。 虽是初春三月,还不到旅
美丽的九寨沟
寒梅 1月前

我们在下榻的宾馆卸下了“包袱”,轻装出发去参加藏民的篝火晚会。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来到了藏民区,一位皮肤黝
欢乐的篝火晚会
寒梅 1月前

夜里刚下过一场春雨。我背着行李包出发时,天上还飘着毛毛细雨,地面反射出一片片路灯的光亮。 六点钟,我和妹妹一起
愉快的旅途
Airfriend 1月前

這個世界是文字虛構而成的,這個世界本身就是謊言。大家對此沒有任何不滿,只是一天又一天普通地活著。我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沒有願望,也沒有希望,空虛地走向那盡頭的絕望。每個人都在自
繭
Airfriend 1月前

突然感到了恐惧,不知道自己能否达成一件事,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意义的恐惧。这种感觉不能被人理解。评判者的声音冲垮心中的堤坝涌了上来。想起了不安的事而停下
写作中
Airfriend 1月前

考试的压力不是来自于考试本身,而是来自于他人。「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不能做到?」这个句式从中学时代开始被灌输进学生的耳朵里,脑子里,心灵里。从我的中学开始,到我现在所认
个体意识
Airfriend 1月前

不知道夏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炎热了,刚从家走到体育馆,衣服就基本被汗水浸湿了。湿热的空气总是会令人没有干劲,但那时的我,即使满
竹刀与我的恐惧
殇の夏 1月前

夜,静静降临,孤寂之感油然而生。泪,悄然落下,悲伤之情显于脸颊。不知这是第几个夜晚,我因思念而落泪。我真的好想你们,何时你们才能回家……思之泪
未命名标题
殇の夏 1月前

童年之所以快乐,只因为不晓得过去,不知道未来。但童年终究是一场华丽短暂的梦境,而成长是一个残酷漫长的现实…… 回首童年时光,
回忆
Airfriend 1月前

如果不是在一个没有人的封闭空间,我就什么都写不出来。当然,旅游的时候是不会有这种空间的。旅馆一般都是双人间,不会有什么私人空间。另外
写作状态
殇の夏 1月前

在忙碌的生活中,不免会厌恶这种生活,不禁想起童年时光,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快乐,没有烦恼,在父母的庇佑下成长,每
感悟

孩子又发烧了,已经第3天了,我弱弱地发了条信息给领导:@你好,我孩子发烧了,如果有机会可以放假,请考虑我“手术多,人力资源”
我不是天使
Airfriend 2月前

从早上开始自由写作的话,感觉一天都会很有精神。自由写作也好,写小说也好,总之一天以写作为开头的话就会发生奇妙的事。其实这也只是我的错觉,写作并不是万能药,把我们从无聊的日常中解救出来,这种
自由写作4.11

可能是因为自己年纪一天天的变大了,现在很不情愿的喜欢回忆过去,把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像放映老电影一样,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放映着。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曾经说
自省
Airfriend 2月前

来到火车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知为什么,平时热闹的火车站今天没有一个人,只有一列孤零零的火车。我沿着站台走了下去,并无特别的目的,只是跟着直
红绳 06
Airfriend 2月前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了学校,一路上我几乎没有看到其他学生,我还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到教室的人,没想到教室里已经有一位先到者了
红绳 05
Airfriend 2月前

05 大概是一个星期之后的早晨,我从漫长的睡眠中醒来,脑中还残余着清醒前做的一个梦。记不得梦中之人的面容了,但它那头金色的长发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那是多
我与钠的约定 05
Airfriend 2月前

04 「唔……虽然很不甘心,不过既然奈叶酱是和你们同路的也没办法了……」还抱着大熊宝宝玩具的元嗣有点遗憾地说道。「不
我与钠的约定 04
Airfriend 2月前

Illustrate by GalGe
封面
Airfriend 2月前

从图书室出来后,我赶回教室拿书包,浅野果然还在那里。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到我的出现,他露出了一丝浅笑,就好像知道我会回来似的。“你
红绳 04
Airfriend 2月前

我没有参加浅野夜的葬礼。那天,放在他桌子上的那束白色百合花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残留在花瓣上的点点水珠看起来像一颗颗小小的宝石。当班主任以沉重的口吻告诉我们这件不幸的事时,我的耳
红绳 01